最近股市大涨,人心惶惶~~ 除了叹息便宜的股票一去不复返,还有就是烦恼后续资金怎么买的问题。。。

周末有空在家,重新读了《邓普顿教你逆向投资》一书,上次阅读此书,已是大学的时候了,再次阅读,让我最近躁动不安的心一下安定了下来。。。

好记忆不如烂笔头,随便写写,权当是流水账吧~

这本书的主题思想,简单而言就是一句话:“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邓普顿老先生用自身的经历来告诉我们,在极度的悲观的时候坚定买入,买入那些价格和价值严重错误的“低价股”。邓普顿先生的观点和巴菲特、彼得林奇的观点不谋而合,都是通过选择少人关注的冷门股,等待严重低估的价格买入,待高估或者找到下一个更低估的股票时卖出。结合自身的情况,自己过去几年做得还不够好,往往加仓时都是反弹的时候,过多的预测未来的走势,而忽视了往往内心最恐惧的时候,觉得明天还会有更低的价格的时候,往往就是最佳的买点。不要忽视买入成本价的那10%,经过复利的常年累计,最终可以放大到很大的差距。

除此之外,作者还提到了应该全球化投资,一个好的投资国家,应该是高储蓄率,外贸顺差,赤字少/有盈余,负债低。邓普顿先生,用数据说明了全球国家的股市涨跌轮着大小年,今年指数涨得最好的国家,往往是后面几年涨得最差的,而涨得最差的,往往是后面几年涨得最好的,投资者应该有全球视野,在全球范围内狩猎错杀的“低价股”。

在谈到何时卖出时,邓普顿先生的回答是,等待价格回归价值时卖出,而不是等到价格严重高于价值时卖出,他认为这是赌博而不是投资,或者找到比持有的股票低估50%的股票时卖出换入更低估的股票。书中列举了邓普顿先生清仓日本股市时,东京指数PEG为2.1倍。

最后,书中谈到债券的问题,在2000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的时候,他建议大家买入债券,理由是,当泡沫破裂,股市大跌会导致经济衰退,政府为了重振紧急,必定会降息,从而导致债券获得高于票面的收益率,此时再卖出债券,待最悲观的时刻到来,买入被严重错杀的“低价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