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点评:不错的文章。。。建议大家看看】

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3148d01016svg.html

很感谢有这么个机会给大家分享。今天讲的内容是中国价值投资的实践,最重要的是想从失败的经历中反思价值投资的实践问题。

主要从如下几个方面去讲 1、 我们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2、 价值投资的再思考 3、 价值投资经验和教训 4、 价值投资的展望

先说第一个问题 首先,我们自从经营公司以来,一直坚持使用价值投资并完善它,这点从未动摇过,这是我们的投资哲学。

其次,我们从内部合伙制的设计和运作是与大众有些不同的,我们吸引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他们是高效互补的精英和人才。

除此之外,对外合作也很重要,在香港、深圳、上海和北京都有精选的合作机构。在企业文化上,我们定位于“专注、价值、分享和开放”。

接下来,我说一下关于价值投资的再思考,主要是5W和5Q的问题: 1、 What:何为价值投资 2、 Why:为何要选择价值投资 3、 Where:中国可否实践价值投资 4、 When:现在是价值投资的好时机吗? 5、 Who:谁来执行价值投资

格雷厄姆说,对待价格波动的正确态度和精神是所有成功的股票投资的试金石。任何企业的股票的价格都是会经历高估、回归、低估。如何利用它们很重要。另外,公司内涵价值和价值增长是企业的两大要素,要时刻谨记。

那么何为内在价值呢?我们看看巴菲特的定义。 内在价值的定义很简单:它是一家企业在其余下的寿命中可以产生的现金的折现值。但是内在价值的计算并不简单。内在价值是估计值,而不是精确值,而且它还是在利率变化或者对未来现金流的预测修正时必须改变的估计值。

惠丽理集团的观点是,价值投资是买入股份的一种投资策略,是指基于有关股票市值长期而言将会升值的观点,买入股价低于其业务基本面所反映内在价值的股票。这投资方法的信念,是基于投资者会对所见所闻作出非理性及情绪化的反应,股票通常被市场错误定价。

说白了,价值投资就是以低于企业内在价值的价格买入股票。

接下来,再谈谈为何要选择价值投资。 我们都是从技术分析研究走过来的,早期也热衷于江恩理论、波浪理论,后来才追随格雷厄姆、费血和巴菲特。但是,巴菲特在执掌伯克希尔哈撒韦45年间,年投资回报率符合增长20%,而业绩最好的共同基金,年平均回报率也就16.3%(Fidelity Magellan Fund)和13.4%(Templeton Growth Fund)。

可以说,投资书籍与思想汗牛充栋,但技术分析的大师们鲜见商业财富上有巨大成就,而基本分析派的大师们似乎个个取得不凡的投资成绩。

那么在中国是否可以实践价值投资呢?记得,秦国宰相李斯有句话:“人生如鼠,不在仓就在厕”。在中国要实践价值投资,一般从如下四个方面去思考,部分资源垄断型的国有企业、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民族特色产业、已经具有本土品牌和网络优势的企业以及有核心竞争力的制造企业。

关于在中国实践价值投资,我们可以按照模式进行划分: 1、 长期复利增长,这是滚雪球的思想 2、 拐点型的行业和公司 3、 垄断型的企业 4、 高杠杆(这里特指非息负债)型企业 5、 无物流光速商业模式类的公司

接下来,我要谈的是,现在是价值投资的好时机吗?

太史公在《史记•货殖列传》中曾言:“无财作力,少有斗智,既饶争时。”这句话用在现在可以理解为,当你没有任何资产的时候,应该先凭借自己的力气去赚取人生中的第一笔财富;当你小有资产的时候,应该凭借自己的智能尽快拓宽赚钱的渠道,以增加自己的财富;当你已经很富足的时候,就要善于抓住有利时机,继续增加自己的财富。

2008年底,我在接受美国彭博电视台采访时说:“现在不投资中国,将错失本世纪地球上最大的机会”,现在我依然是这个观点。

过去200年,中国占世界GDP的比重从30%以上下降到5%以下,如今又从5%以下上升到20%以上,而美国占世界GDP的比重从不到5%上升到30%以上,现在又回到了20%以下。这是一个轮回。中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重振雄风。

最后,我想谈谈谁来执行或者如何执行价值投资的问题。这里主要想说一下,基金经理必须具备的三个要素:1、初恋般的热情;2、钢铁般的意志;3、福尔摩斯的逻辑。总结下来就是极度的耐心和极度的决心。从这点看,短期资金都有一定的难度,只有长期资金才更容易执行价值投资。

在执行价值投资时,实地调研是很重要的,因为公开信息是不充分的。由价值投资要求对相关业务有深入了解,我们认为,专门的调查研究是我们投资的基石。调研的重点:管理层道德和信用、管理层内部团结与否、管理层进取与否、管理层的健康状况、管理层对未来的规划和理想。在这里提一个问题供大家思考,管理层的健康状况是否应该及时公布。

当然,我们在执行价值投资的时候,我们在所关注的行业都找到一个特别顾问,他们都是这个行业的重点上市公司的高管。主要涉及到的服装、化工、食品、医疗、白酒等行业。

以上说到了价值投资的5W,接下来,我要谈的我们在实践价值投资中的经验。总结下来体现在如下6点: 1、 贵在坚持 2、 价值投资归类 3、 重视定性商业模式分析 4、 天时:要与时俱进 5、 地利:要因地制宜 6、 人和:企业的源动力

东方港湾投资研究部自2004年成立以来,经历了2007年大牛市和2008年全球的金融危机的大熊市。近八年来,尽管道路曲折,但我们一直对价值投资坚定不移。

我们尝试了各种投资的方法和工具,确信价值投资是通向成功的康庄大道。确立了科学的投资哲学,投资策略需要根据中国实际不断完善。 

关于价值投资的分类,先说一下分类的目的,主要是基于行业、公司的阶段和特征,选择合适的投资策略。我们将价值投资分为三类:

第一类:格雷厄姆式——做个有耐心的投资者,愿意等到企业的的价格变得有吸引力(很低) ,甚至市值低于净资产时才购买股票。

第二类:巴菲特式——在注重安全边际的绝对前提下,选择潜在优秀的公司,以低估的价格买进,长期集中持有。

第三类:彼得.林奇式——建立在公司的亲自调研的基础上选股,基于估值进行交易。 关于商业模式的定性判断,我们用爱因斯坦的话说就是,“能量化的东西不一定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东西有时是没法量化的。”巴菲特也说过,“定量分析有时能赚确定无疑的钱,真正的大钱要靠定性分析。” 关于天时,我们把中国经济的成长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市场驱动”阶段(1978-2000年)155~1000美元 第二阶段:“要素驱动”阶段(2001-2009年)1000~4000美元 第三阶段:“效率驱动”阶段(2010年至“十四五”规划)4000~12300美元 第四阶段:“创新驱动”阶段(“十四五”规划之后)

从以上四个阶段思考,如果把握中国经济发展节奏,将发现巨大的投资机会,比如在过去这些实践内,每个行业都涌现出有代表的优质公司:比如制造业中的  三一重工、格力电器,外贸业的盐田港、中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