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创造了“一卡通”、“一网通”等多个中国银行业“第一”的招商银行,如今又在创新生存法则。日前,由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不确定性环境下的应对之策”形势分析会在广州举办,招商银行“掌门人”——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接受《证券日报》记者的专访。

  《证券日报》:今年经济形势与往年有什么不同?

  马蔚华:今年和往年不同,有三个方面:一个就是欧债,持续发酵的欧债危机确实越来越有影响,过去我们觉得它是间接影响,这个间接影响现在也对中国变成了直接影响;第二个就是正在进行的宏观调控,第三个是中国的银行业遇到了史无前例的变化,所以它也促使银行转型。

  《证券日报》: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性大吗?

  马蔚华:在去年四季度前,我们包括国际社会、国际金融界都把希腊退出欧元区认为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觉得这个事不会发生。但是由于希腊政局的变化,加上前几天国际货币基金总裁拉加德他有一句话,他说希腊退出欧元区这件事,可能性在加大,他的话一说,现在很多人对这个事就越来越担心,我也觉得它现在不是小概率事件了,现在很有可能是一个“黑天鹅”事件,你想不到的事有可能会发生。

  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我觉得有几条:第一是资本外逃;第二金融崩溃;第三是货币贬值,经济下滑。目前对我国没有太大影响。

  《证券日报》:对于我国经济你有何判断?

  马蔚华:国内经济是外部的压力和内部的矛盾相互叠加,这也是我们遇到的周期性矛盾和结构性矛盾重合在一起的必然结果。这里面有欧洲债务的影响,也有我们宏观调控的预期。但是我觉得在目前我们中国的体制下,中国经济硬着陆的可能性不大。虽然今年一季度经济放缓,但是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

  从最近的一些信号看,货币政策的基本趋向没有改变,我们过去十年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是投资和出口,消费是排在最后一位的,据统计去年已经达到51.6%,今年一季度达到76%。可以看出现在经济增长的贡献中最终需求变成第一位了,这是我们期待的。工业结构出现了轻工业增长加快,重工业放缓,这也是我们期待的。区域结构,中西部,明显的变化。东部从08年到今年,这个比重在原有的基础上下降了2.6%,而同期中部GDP的增长超过东部1.5%,这个趋势现在继续延续。

  《证券日报》:您在很多场合都提过中国银行转型的事,能否详细谈谈?

  马蔚华:银行方面在过去30年中国储蓄的年均增长0.44%,但是从去年开始下降,去年中国所有银行储蓄增长下降11.9%,比前10年的平均数减少了8.5个点,这对银行来说是很大的一个变化,存款成本上升以后,假如贷款的定价不变,利差就缩小。这就是利率市场化,所以银行面临这样一个困难。

  在这样的情况下,银行必须转型,银行的需求在发生变化,过去大企业都去拉大户,现在确实发生变化了,现在银行对中小企业的重视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重视,大企业利率都是下浮的,或者是上浮也不多,而小企业缺少资金,风险大,可以上浮,如果你控制风险能力强,上浮部分就变成你现实的利润。

  《证券日报》:银行如何拿捏对小企业的贷款?

  马蔚华:你想做小企业,过去那一套不行了,过去的审查大中型企业,什么审代会,什么抵押担保,现在微小企业没有这一套,如果按这套办法来,每个企业都这样做你的成本就上去了。

  按照我们苏州小贷的经验,就是批量化、工厂化,提高风险抵抗能力,所以我们未来对小微企业特别是100万以下、50万以下以后我们会更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