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babybear13:“联保”真的可以降低风险么?特别是降低宏观经济风险么?联保与购买CDS有何区别?都是通过外部做credit enhancement而已~2012年银行年报是个很好的观察窗口!

熊熊babybear13:联保制度让商家有动力乱搞或者跑路//@Mario费: 联保正向着纳什均衡点进发。

@trustno1v2: 金融风险不是随机独立事件,利用传统的保险手段来规避金融风险只是抱薪救火而已

熊熊babybear13:“风险识别能力才是银行的核心竞争力”-by @Mario费 说的太好了,近一年来大家只看到小微贷款的高收益,一拥而上,各个都说用了啥啥技术,啥啥手段,说的唾沫横飞。更甚者拿最初级的统计方法大数定律来作为风控手段,从没有人考虑宏观经济下行的风险。大数定律要有用,哪会有次贷危机呢?

都说贷款难,但同样是“难”,不同时期,“难点”不同。

去年,贷款难在于“缺钱”,资金面大旱、存贷比压顶,常常是企业贷款审批通过后银行却没钱放款,要等“调配额度”,或者其他贷款客户还贷后才能放款。去年底以来,准备金率三次下调,贷款难开始体现在银行“惧风险”。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从江浙多名银行业内人士处获悉,他们所在的银行贷款规模已不成问题,但由于坏账率上升,相关新增已叫停,并对已有贷款进行风险排查。

“缺钱”难贷,“有钱”了又怕风险,银行似乎首鼠两端。本报记者走访长三角多家银行和企业时,最直观的感受却是,银行企业似乎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而双方同时都提到 “被绑架”这个词。围绕贷款,银行认为被企业绑架,企业认为被银行绑架,这种所谓绑架的背后,真实反映出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正在聚集:真正的好企业缺乏资金支持,同时,在当前信用缺失的大环境下,银行更是忧心忡忡。

“被绑架”的银行

“上头要求我们对有关行业收贷,但现在根本收不掉,我们被企业‘绑架’了。”苏南某银行支行长告诉本报记者,因为历史原因,他们对某几个资金密集型行业贷款余额较大,由于行业逾期渐现,银行内部要求支行对这些行业全面收贷。然而,此时他才发现,主动权已不在银行手上。

“比方说,我们对一组商户授信总额3个亿,但贷款是挨个分批到期的。如果我们对单个到期贷款拒绝续贷,那些余下的商户就可能集体不还贷。”该支行长表示,“严格按照收贷指示只会造成坏账集中爆发,现在只能采取缓兵之计。”

让银行被动的还不止于此。那些联保、互保类贷款,银行也被“绑”入其中。某股份制银行总行中小企业部高层此前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坦言,在温州金融危机善后过程中,不少银行不得不“主动”切断企业间联保、互保,进行“债务重组”。

联保、互保本身是一种信用模式创新。当一家贷款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时,和其“绑”在一起的企业就需按份额出资覆盖坏账部分,以确保企业信用和后续融资。但在金融危机中,这种双刃的模式会扩大风险蔓延,那些本身资金状况还能支撑的企业,会因担保链被拖下泥潭。

有的老板本身不打算跑路,但看到联保企业不行了,只能跟着跑;有的企业还自己的贷款没问题,但一旦让他覆盖联保企业的坏账,他干脆连自己的贷款都不还了。”上述高层透露,出于“缩小创面”考量,银行只好修改担保协议。

事实上,联保、互保链和民间融资链正如一根根被点燃的导火线,这些链条曾经如何让企业一荣俱荣,现在也以同样的威力让企业一损惧损。民间资金链的环环相扣,银行的贷款收缩,加上作为投资渠道和抵押物的房产跌价、实体经济下滑,贷款企业在经营和投资上皆缺乏一个有效增长点支撑起高昂的借贷成本。

“被绑架”的企业

声称“被绑架”的不仅仅是银行,贷款企业也有“委屈”。

“我觉得银行在晴天给了我一把雨伞,现在下雨了,银行叫我还伞。”某中小企业主告诉本报记者,过去几年,银行大量放贷,他因此大量铺货投产,承接项目,也投资房地产,并用滚动着的资金支付银行年化15%~20%的实际融资成本。现如今,他们面临库存积压,部分项目停产,下游资金拖欠和所投房地产估价下跌。在最缺资金的时候,银行把他们定性为高风险行业,要求收贷,或是再提高融资成本。

“我现在两头为难。”该企业主说,“如果要在银行继续贷款,银行要看货押,看现金流,我就要再去进货。但现在这个行情,一进货就亏钱。而如果银行把贷款收走不续贷,我的资金链肯定断掉。现在民间借贷已经非常难了。”

民间借贷有多难?他说:“过去,过个桥、垫个资,我一天两个电话,几千万到账;现在,为了向银行先还再续500万贷款,我要把任务分解成5个100万,甚至10个50万,求一群朋友帮忙。”因为已经没有哪个朋友肯一次性借他上千万。他意识到,在借款难现象的背后,其实是一场圈内“信用危机”的发酵。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中小企业正因缺钱失去仅存的可以拯救他们的市场机会。北方某生产电镀锌的钢构制造公司董事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投入1亿成立的公司因缺乏流动资金而无法运转。“元旦时有一个3000万的单子,一个月交货赚500万,但因公司没有启动资金,对方没钱垫付,最后只好放弃。”

小贷公司“新角色”

一边是资金链紧绷的企业被催还贷,一边是银行对逾期忧心忡忡。在此现状之下,小贷公司开始承担起新角色。

因为企业为了争取银行后续合作,必须按时还上贷款,小贷公司则可向企业拆出资金。本报记者近日曾随江苏一家小贷公司的刘姓老总分别与银行、欠款企业洽谈“过桥”业务。刘总给企业的开价是“利率按基准4倍计,咨询费和手续费另算”。

而另一方面,为了确保企业能够还钱,小贷公司往往会和银行发生关联甚至“合作”。银行为了消除一笔潜在的不良贷款,负责业务的支行长或相关客户经理往往会承诺小贷公司将对企业续贷,而此续贷实际将流回小贷公司账上。

虽然得到了两头承诺,刘总似乎仍对这笔生意不满意。“银行做业务和管风险的是两个条线,就算支行长答应续贷,贷审部门也不一定会批。”按刘总的意思,他希望能得到支行长以欠款形式成文的书面续贷承诺,或是像他的某个同行一样,与银行“合作”。

刘总所说的“合作”在圈内已非秘密。据悉,有银行和小贷公司暗中合谋,在某企业无力还贷之时,由银行先贷款给小贷公司,小贷公司再帮企业“过桥”。在这个账面游戏里,资金不过是从银行划到小贷公司,小贷公司划到企业,企业划到银行。小贷公司和企业谁都没有真正拿到那笔资金,但划账一圈后,企业就多欠了小贷公司一笔利息。

在这个数字游戏背后,还隐藏着另一个问题:贷款企业正在“劣币驱逐良币”。上述中小企业主告诉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