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点评:熊熊兄这篇文章,观点新颖且富有前瞻性,实属佳文。当我们在对比哪家银行每股收益最高,哪家净资产收益率最高,哪家收入成本比最低时,却忘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究竟未来银行怎样才能持续发展,未来行业趋势如何。。。熊熊兄这这篇文章已经tell us!

2011年是宏观经济政策急剧转型的一年。为了应对日益严重的通货膨胀对经济发展带来的不良影响,中国人民银行在这一年3次提高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并6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虽然人行在年末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但是在一年之内如此密集的货币紧缩政策在压制通货膨胀的同时不可避免的给宏微观经济带来负面影响,这种影响从宏观经济层面看主要体现在经济减速,在微观层面则体现为企业贷款困难以及未来市场需求的降低。 然在这一年银行业却一枝独秀,保持以往的快速增长态势,更有某银行行长出来说银行业赚钱赚到不好意思,于是乎舆论哗然,银行业一时之间成为众多媒体与公共人物笔诛口伐之对象。当然,对于银行的股东来说,我们更关心银行业的盈利能力能否持续,毕竟2011年情况比较特殊。正如前文提到的,2011年是货币急剧宽松后又急剧紧缩的第一年,货币宽松给予微观经济体对未来的一个良好预期,这种预期促使其筹措资金以扩大生产。在短时间内这种由扩大生产而对资金产生的需求具有极大的刚性,因为企业上马的工程不可能半途而废,在这种情况下人行急剧紧缩货币带来的货币供应量的减少使得银行在贷款价格上的议价能力大大增强,因此自然地,银行业的业绩在2011年保持亮丽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回到关于银行业未来盈利能力能否持续这一话题上来。从ROE上我们可以知道任何企业的盈利能力由资产收益率以及杠杆率决定,因此对银行业未来盈利能力的分析自然就归结为对这两项因子的分析。 首先来谈杠杆率(=总资产/净资产),以往银行业利润在高速增长的同时伴随着不断地再融资本质上应该归咎于监管部门对银行业杠杆率的限制,这种限制是通过规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与核心资本充足率来实现的。以资本充足率为例,其定义为银行业资本总额与加权风险资产总额之比,加权风险资产总额是银行业资产按照不同风险权重系数加总而成,而资本总额与净资产也相互关联,因此规定了银行业资本充足率也就间接的限制了银行业的杠杆率(表外的杠杆这里暂不涉及)。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随着更加严格的中国银行业资本监管新规的落地,可以预想银行业的杠杆率将进一步降低,这不可避免的降低银行业的盈利能力,对于相对而言更加依靠风险资产增加提升盈利能力的银行来说这种杠杆率的降低所带来的对盈利能力的影响将更加严重。其次,银行业总资产的增加亦依赖于M2供应量的增长,以往银行业能够获得高于ROE的利润增长速度,原因在于加入WTO以后巨额贸易顺差以及08年中国政府为刺激经济而导致的M2的高速增长,这种增长直接导致银行业资产规模的急剧扩大,根据银行业利润=资产规模*利差的简单模型可以知道资产规模的迅速扩大将带来银行业利润的高速增长。虽然这种由于资产急剧膨胀带来的利润高速增长因为杠杆率的制约需要再融资的配合,但其毕竟是一种可以让利润高速增长的方式,那么由于在未来M2增速的降低以及资本市场对银行业再融资的约束必然导致银行业的利润增速向ROE收敛。总结来说,从杠杆率的角度出发,由于杠杆率的降低以及未来中国M2增速的降低,在净利润率与资产周转率不变的情况下,银行业的ROE将降低,而利润增速也因为向ROE收敛而同步降低。 其次考虑资产收益率(净利润/总资产)。由于利息收入占银行业收入的80%以上,银行业资产收益率很大程度由净息差(NIM=净利息收入/总生息资产平均余额)决定。对于NIM的考虑可以分为非利率市场化时代与利率市场化时代。对于非利率市场化时代的银行业来说,NIM高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行对银行业存贷利差的限制,由于人行在加息过程中往往提高固定存款贷款利率,而在减息过程实现方向操作,因此在加息过程中银行业的NIM趋向于扩大而减息过程则反之。从目前宏观经济增长趋于减缓的情况来看,未来人行货币紧缩政策的空间基本被封杀,亦务必要,因此可以预见银行业NIM已经见顶,未来提升空间不大,甚至因为经济增长的放缓NIM有缩小的可能。 相对于担心降息周期下银行业盈利能力的降低,人们更担心利率市场化缩小息差对银行业盈利能力产生的影响。国际经验分析显示,美国从1970年开始推行利率市场化,到1986年完成,历时15年,在推行利率市场化的最初3-4年,银行净息差下降75个基点,降幅达到18.9%。此后,净息差呈上升趋势,并逐步恢复到市场化之前水平,但信用成本率从1970年的0.3%上升到1985年的0.8%,剔除信用成本后的实际净息差仍下降20%左右。日本、台湾的经验也显示,利率市场化的最初几年,净息差下降 10-20%。有鉴于以上国际经验,可以预想在中国的利率市场化进程中,银行业的平均盈利水平将会降低。同时,利率市场化所带来的并不仅仅是银行业盈利能力的降低,由于利率市场化引起的银行间激烈的价格战,中小银行的生存压力加大,美国的经验数据显示在推行利率市场化以后,美国银行破产率由0.05%大幅攀升至4.0%。 从以上论述我们可以做出如下推断:由于资本约束以及NIM的降低,银行业未来平均盈利能力水平的降低是大概率事件。但是寻找并发现问题并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我们希望在认清行业发展趋势的基础上寻找解决方案,并由此发现并投资于在未来银行业激烈的竞争中能够脱颖而出的优秀银行。 对于M2增速降低以及加强的银行业监管新规导致的银行业盈利能力降低而言,提高资本效率以及发展低资本消耗业务解决是这一问题的有效之道。具体来说,由于监管部门对银行业杠杆率的限制是通过资本充足率来实现,而资本充足率使用加权风险资产而非总资产,那么银行可以通过发展低风险资产消耗业务以提升盈利能力,低风险资产消耗业务包括中间业务以及同业业务。兴业银行是同业业务提升盈利能力的一个例子,从兴业银行的报表分析可以发现在相同核心资本充足率水平下兴业银行的杠杆率最高,原因就在于同业业务的风险权重较低,因此兴业银行同样的加权风险资产总额对应更多的资产总额,从而实现通过提高杠杆率提升盈利能力的目标。传统的四大行则是通过发展中间业务以提升盈利能力的代表,由于更严格的资本监管以及较低的净息差,四大行通过自身规模优势发展中间业务收入提升资产收益率以弥补低杠杆率以及低NIM带来的盈利能力不足。对于M2增速降低而言,优秀的银行可以通过提高资本利用效率,提高资产风险定价能力以提升资产收益率解决M2增速降低引起的盈利能力降低问题。 面对NIM降低,优秀的银行可以通过发展中间业务以及在利率市场化中通过通过自身优势保持息差以取得高于同业的超额利润。从中间业务收入来说,根据贝塔策略工作室的测算,中间业务收入占比在当前基础上提高10-15个百分点,可以完全对冲利率市场化导致的NIM降低对银行盈利能力的冲击。 最后我们讨论银行如何在利率市场化时代保持高NIM。目前对银行业在利率市场化时代最主要的担心来自于各银行为了吸收存款而提高存款利息从而导致NIM缩小,客观证据显示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但是客观数据也显示即使在低NIM的市场中也同样存在优秀的银行能够保持较高的息